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情感心理

御书房娇吟h 高辣御书房御 御书房低喘耸动紧致

时间:2020-03-13 16:06:16  

  篇一:御书房娇吟h 高辣御书房御 御书房低喘耸动紧致

  庆阳十一年秋,当朝宰相大婚,由皇帝赐婚,许沈家十里红妆。

  一月前,早朝临近结束,朝堂上群臣按照往常等皇上回宫之际,却听见他笑吟吟的说:“卫卿年岁也不小了,身侧怎还未有侍书之人呐?”卫景站在左下侧上首的位置但笑不语,皇上果然也没有指望他能水旜什么话来,自顾自的问朝臣:“爱卿们可知有哪家的女儿刚好适婚能配卫宰相啊?”此话一出,堂中顿时乱了起来,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声音此起彼伏,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,谁敢站出来?提了指不定得罪了卫相,不提又怕皇上不高兴,只得装模做样的讨论片刻。

  朝堂上热热闹闹,卫景身边倒是冷冷清清,他漫不经心的低着头,就像全然不知今日他才是众人嘴里的主角,皇上瞧见他的样子微微蹙了下眉,敛袖轻咳出声,朝堂上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大臣们都恭敬的站好等着,皇上对此很是满意,仍笑着说:“朕听说沈平倒有个女儿,样貌极好,也是京城有名的才女,朕觉得她倒勉强配得上卫卿,爱卿们觉得可合适?”待他说完,整个堂中噤若寒蝉,底下大臣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哪还有人敢说话,也不知皇上从哪听说沈平独女是京城有名的才女,这沈家在京城早就低调如无物,怎可能还传出才女的说法。

  朝堂上寂静到呼吸声都几不可闻时,一声轻笑又将大臣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卫景一改往日的阴霾,撩袍跪地一气呵成,连背影都透露出些许的喜悦,大臣们心里不住地打鼓:这卫相莫非傻了不成?

  卫景一字一句,不卑不亢:“臣觉得甚好,谢皇上赐婚。”皇上看此情景,不知作何想法,刚刚得意的神色褪去不少,只懒散的挥挥手,退朝。

  卫景毕竟是当朝宰相,再独来独往,他大婚之日朝臣们表面功夫还得做做样子,再说了,这婚是皇上指的,权衡利弊之下,今夜的宰相府倒有点人气了。

  前厅的宾客应付完,卫景径自朝着后院走去,开了门却只见黑漆漆一片,全然没有红烛香帐含混的暧昧之色,常年习武的卫景在大婚之夜却感到一阵肃杀,可他脚步没停,直走到床边,混着微醺的酒气轻叹了一声,低低地说道:“夫人久等了。”

  床上坐着那人丝毫不为所动,卫景只得倾身上前去掀她的盖头,电光火石间一抹厉色朝着腹部袭来,卫景微微侧身,像是没看见一样,不经意间躲开了,床上那人见一击不中便不再顾忌,拢起婚服向他脖间砍来,然而这个速度对卫景来说太慢了,他微微抬手便将拿着匕首的胳膊挡了下去,将匕首打落在地,顺势将那条胳膊搭在自己腰间,“夫人心急了,怪我吃酒吃忘了时辰。”卫景话里含笑,那笑浮在面上,虚伪的很。

  卫景欺身上前将床上那人牢牢抵住,反手握住那人两只不堪一折的手腕压在枕上,不待下面的人出声便咬住两片殷红的唇瓣,想要深入时却撬不开牙关,他不禁勾唇笑出声,毫不在意的舔舐着,像是孩童吃到了梦寐以求的甜食不肯撒嘴,他另一只手向下摸索着一层层剥开繁杂的大红婚服,小心翼翼中带了些急不可耐,他终究没做到最后一步,身下的人还咬紧牙关不肯松,眼睛也紧紧闭着,却阻碍不了眼泪一股一股的往外流,止不住的流,卫景眼中的情欲霎时消失殆尽,脸色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他松开制住她的手,雪白的皓腕上明显留下了两条红痕,不知是卫景力气太大,还是她过于柔弱。

  卫景理了理外袍,下床将红烛燃起,低头的侧脸被烛光映在墙上,说不出的缱绻温柔,可水旜的话却不叫人敢有一丝遐想,他冷冰冰的盯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说:“沈家女,也不过如此。”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金寨电信极速分3d扶贫日慰问活动
金寨电信极速分3d扶贫日慰
姚李镇开展关爱环卫工人活动
姚李镇开展关爱环卫工
王万喜到城关镇调研工作
王万喜到城关镇调研工
油坊店乡:召开2016年组织工作半年培训会
油坊店乡:召开2016年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